關於部落格
介紹我與兒子們喜歡的英文童書及作家
  • 344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三本以生死為題材的少年小說

這方面的少年小說中我較喜愛的是 Kira-Kira (by Cynthia Kadohata), Bridge to Terabithia (by Katherine Paterson) 及 Tuck Everlasting (by Natalie Babbitt),其中又以Tuck Everlasting最讓我難以釋手。 Kira-Kira 以十歲的妹妹自述為主調,細膩地描述姊妹之情,樂觀進取的姐姐最後卻因癌症離世。因為以孩子的觀點探索解讀,所以沒有大道理,對生死也仍像在霧中看不清,因為看清又如何呢?姐姐的病,及後來讀了的姐姐的日記,讓妹妹也了解了生命中的責任與希望。 Bridge to Terabithia 則以青澀的少年男女友情為主題,兩人在森林中小溪的對岸塑造了想像的王國,而且只能靠盪根掛在樹上的繩子才過得去,女孩卻在獨自盪過去時不幸出意外而死。男孩對這充滿了失落感與罪惡感,但是也只能如此而已,因為死亡就像生命中許多機遇一般,常常是沒有預警、沒有道理可言,而且無力改變的,最後他選擇了接受,搭了座橋重入他們共建的祕密王國。 Tuck Everlasting 卻是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來看生死 — 如果有機會選擇,你會選擇長生不老嗎? Tuck 一家四口在不知情的情形下喝了不老泉的水,從此停在當時的年紀不再老化,大兒子Miles永遠是二十二歲,小兒子Jesse永遠是十七歲。全家卻因為怕被人視為用巫術或被當作怪物而必須東躲西藏,過著孤獨隱居的生活。十歲的小女孩Winnie無意間闖入了這家族祕密,情竇初開的她對Jesse有不言的好感,後來Jesse送她一瓶不老泉水,相約她在十七歲時喝下,從此即可“永遠“相守,屆時Winnie會不會喝下呢?  雖然書中處處充滿對比與矛盾:從小家教嚴格的主角Winnie卻愛上平易散漫的Tuck家族。女主角不忍釣魚的殘酷,然而老Tuck先生卻對死亡有著難言的羨慕;純厚的Tuck家族後來卻必須殺人及越獄以保持這祕密,在在都讓讀者與Winnie一樣感到困惑,然而真正的中心哲理卻早由老Tuck先生簡單明瞭地直述而來:“You can’t have living without dying. So you can’t call it living, what we got. We just are, we just be, like rocks beside the road.” 這本充滿娛樂性的故事書有著扣人心弦的情節安排。除了用相反的角度詮釋死亡的意義,最令我激賞的是它考究又優美的用詞和與時代背景相稱的筆調。因為坊間的少年小說為了迎合讀者的程度與口味常只注重情節,用字只求順口易懂即可,作家 Natalie Babbitt 卻能用簡單的字彙來營造特殊的情境,這對年輕讀者的寫作用詞是很好的典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